立即注册 登录
侨报纽约博客 返回首页

朱小棣的个人空间 http://blog.ny.uschinapress.com/?29286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纽约客闲话之闲读拾偶:终于有了碰上的缘分

已有 83 次阅读7-6-2017 01:45 PM |系统分类:博文杂谈

文/朱小棣
   记得我曾在书里写过,作家其实分为两种,一种主要靠作品传世,另一种则因为与其他作家的交往而流芳。前者的生涯往往并不幸运,而后者的生活却时常令人羡慕。我还写到,“我自小知道自己没有前者的才华,却常常幻想能够有后者的幸运,可惜今生至此无缘”。
     不过,近来好像有些“时来运转”,让我无法再继续“抱怨”命运的不公。不久前出差去纽约,当地的资深作家王渝大姐竟然做东,召集群贤为我接风,席中也包括早已在网上有过联系的大名鼎鼎的王鼎钧先生。隔日,王老先生还又单独设宴款待了我。今日里,又收到王渝大姐寄来她的新书《碰上的缘分》。打开一看,除了王鼎钧先生,还见到了当年在世时曾对我有过提携之恩的董鼎山先生的大名及其音容笑貌,于是让我恍然意识到,自己已经十分有幸而有缘地进入了一个文学的小圈子,不再是单枪匹马行走在崎岖山路的羊肠小道。
     翻开《碰上的缘分》,扑面而来的,又是另一批我曾经在书中写到过的人物及作家同行,不仅有沈从文、木心、夏志清,还有刘心武、哑弦、刘大任,更是油然而起另一份亲切。细读下来,发现在王渝大姐笔下,这些人物又都给了我新的感受。比如沈从文,这次读书我才知道,他喜欢用墨汁写字,不肯磨墨,太太抱怨他也没用,他就是不听话,任性。这才是性情中人,可爱。
  写到木心时,王渝引用了他的一段话,他说:“我读《金瓶梅》比《红楼梦》仔细,《红》书明朗,《金》书幽暗,要放大瞳孔看……我的感慨是:《红楼梦》惜未由曹氏完成,《金瓶梅》作者没有艺术家的自觉”。这就摆正了两本书的关系,不像有些人那样,故意把《金瓶梅》吹捧到了不恰当的地步,用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方式引人注目。
    更有意思的是王渝写到夏志清,说有一次聚会,夏夸口道:“我捧谁谁就红”。散文家琦君女士听了,拉长了脸说:“我从没红过,也没黑过,没人捧我,我也不靠人家捧”。王渝写道:一座默然。事隔不久,《大英百科全书》向夏志清请教,“他毫不迟疑地建议:‘你写潘琦君好了。’”王渝这篇文章的标题是,“性情中人夏志清”。其实,和沈从文相比,这才不叫性情中人。后来我还从网上发现,夏志清此后居然把琦君捧到了据说是成就和境界都超越李后主、李清照的地步,这就只能说明,他有多么的不靠谱。
      除去这些书中的人物,《碰上的缘分》里面最有趣的人物其实正是作者自己。王渝经常幽默地拿自己打趣,简直可以说是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例如她这样写道:“有一次在家开派对,最后一个客人离去时,我赶紧叫住他,并且抓起沙发上那件风衣递过去。他说不是他的。我颇具推理地说:‘当然是你的,别人都走了。不是你的,是谁的呢?’背后一个声音说:‘那是我的。’说话的是我老公,瞪着诧异的眼睛”。哈哈哈。简直绝了。
  看到这样幽默的地方,我自然不禁要喷饭。而且深深意识到,其实,生活中真正幸运的事,并不是结识了多少名家,或是挤进了哪些作家的小圈子,而是要能够交结上几位像王渝大姐这样爽朗风趣的朋友。这才是值得令人羡慕的、难得碰上的缘分。幸运的我,如今终于有了碰上的缘分。(2017年6月18日《侨报》)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Copyright ©2017 ny.usqiaobao.com All Right Reserved.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侨报纽约网立场,禁止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