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侨报纽约博客 返回首页

朱小棣的个人空间 http://blog.ny.uschinapress.com/?29286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纽约客闲话之闲读拾偶:木有美 子有丑

已有 571 次阅读3-20-2017 11:43 AM |系统分类:博文杂谈| 纽约客

      几年前,看过九丹一本书,写了一篇短文。结果遭人耻笑,说替我惋惜,竟然浪费时间读这种破书。想不到,今日旧病复发,居然又翻看了木子美的《遗情书》,还要来写上一篇短文凑数,真真是有些无可救药。不过实话实说,从头翻到尾,也没弄明白书名到底是什么意思。既跟情书、遗书不搭界,连和遗精也沾不上边。只感到汉语文字受到了一次戏谑。
  从书的正文来看,木子美倒是文通句顺的,偶尔还有一两处语句俏皮。可是内容不够劲爆,除去自我交代阅人无数、上床如走大路,以及少许如三级片画面的描述性文字以外,离高潮迭起、勾人魂魄,其实差距甚远。倒是与两个人物的特殊关系和情节故事,在我脑海中,留下些许抹不去的印记。
      一是写到她的母亲,说是从自己化名发表的色情文字中,母亲猜出了作者是谁。“谁让我是老妈下的蛋,赖也赖不掉”。“很小的时候,老妈每晚给我讲大侦探福尔摩斯的故事。再长大一点,我经常和老妈一人拿一本小说躺在床上看。字还没认全,老妈就让我写日记”。“老妈从来都以我为骄傲,不管我小时候总是考第一名,还是现在过着淫乱的生活。因为我是个与众不同的孩子,她是个与众不同的老妈”。于是“记得有天跟大麻男一起时,喝醉了,很伤心。清晨5点给老妈打电话,一遍又一遍地叫:‘妈妈。妈妈。妈妈……’她在那头哭,我在这头哭”。
  二是写到她初中二年级时暗恋上了实习的英语教师。实习结束了,临别时,“车缓缓开了,我追着车,拍着关闭的车窗,纯真的脸上挂满泪水”。十年后,有了家室的他,又与她取得了电话联系。“是不是每个男人,到了生活安稳或者停滞时,都想要节外生枝。当他连续几天打来电话,当他一遍遍问:‘来广州看你好不好?’我真的害怕了。没想到他真的来了。第一天说见面,我找借口推了。其实按照我的‘随便’作风,跟一个专程而来的当年很喜欢的男人上个床做个爱都没问题。但我怎么忍心亵渎那份纯真,一个隔着车窗流泪的小女孩啊!”
  这就是人性和人心,这才有了一星半点文学的意味和价值。如果我们让故事继续发展下去,如果将来有一天,他和她终于又相见了,会是一种什么样的场面呢?万一他已经衰老不举,又将会是如何一种结局?美好的回忆,未必能够保持到永远。即使有心,亦未必能够如愿。万一哪天她又对自己的退避三舍追悔起来,亦未可知。这样无尽地想下去,倒是像在写小说了。但是这本所谓的真实日记,难道就没有虚构的成分吗?在我翻看的时候,明明就常有一种假作真来真亦假的感觉嘛。
  回过头再来接着说说她的老妈。万一哪天老妈临终前终于透露心底的真实想法,原来并非一直都以这样“淫乱生活”的女儿为骄傲,而只是出于母爱,才这样安慰她而已。那又将会如何?到了那时,究竟是谁的心灵创伤,会更重一些?
  写到这里,我忽然想起了很久以前看过的一本雪小婵的书,似乎记得她在中学时代好像也有一次暗恋教师的经历。同样的或者相类似的经验,大约在所有文艺女青年身上,都或多或少、或迟或早地发生过。可是后来的人生道路,又会是多么的不同。前两天,看到雪小婵女士已然迷上国粹京剧,成了很不错的一位业余的余派老生。眼见得人生画出一道亮丽的圆圈。而这位木子美小姐,用自己的身体和人生,使劲地划出来的,却只是直线上下的高潮与沦落。欲知将来究竟后事如何,又该怎样地且听下回分解。木有美,子有丑?

  ──2017319发表于《侨报》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Copyright ©2017 ny.usqiaobao.com All Right Reserved.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侨报纽约网立场,禁止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