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侨报纽约博客 返回首页

宣树铮的个人空间 http://blog.ny.uschinapress.com/?29285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纽约客闲话之细雨闲花:霞好人

已有 75 次阅读6-8-2018 03:38 PM |系统分类:博文杂谈

  霞好人
  文/鲜于筝
  前些日子,明明从多伦多传来一张他母亲,我姐姐——霞姐的照片。霞姐眯着眼微笑着,双手抱拳坐在桌子对面,桌上一盒生日蛋糕,燃着8和4两支数字蜡烛。我们家的人把十二属相都佔全了,霞姐属狗,今年是本命年,84岁。她眯着眼微笑着,气色敷腴,不显老,眉心下、鼻梁上,隐隐可以看到一个小小的疤痕。霞姐小时候碰破鼻梁,流血不止,母亲就从香炉里捏一撮香灰按伤口上,于是一辈子就留下了这小小疤,形状像蝴蝶,别说,还挺好看的。
  霞姐生在1934年,1945年抗战胜利,日本投降,我才上小学一年级,霞姐正进中学,慧灵女中。童年往事,随风而逝,唯一记得的,竟是霞姐铅笔盒里有一张玻璃纸包着的 “蒋委员长戎装玉照”,蒋委员长腰里佩着剑。1948年霞姐初中毕业,那年月女孩子很少上大学的,她上面的几个姐姐都是读到高中毕业,后来就嫁人了。霞姐没有升高中,去考了中专,供女孩子读的中专只有两所:师范和护士学校。霞姐报考了有名的“新苏师范”。正担心考不上,却在报纸录取名单上找到了自己的名字。师范供食宿,学生都住校,学校离家也远,至多周末走路回一趟家,那年月还不知道公交车。过了一年,49年,蒋委员长走了,解放了。又过一年,50年,抗美援朝了。再过一年,51年,土改了,这一年霞姐新苏师范毕业。正在毕业当口,学校号召保家卫国,参加“中国人民志愿军”,霞姐报名了。回到家里她跟大姐说了,大姐夫48年去法国留学,大姐从上海回到苏州娘家来住了。大姐听了,和霞姐争起来了。大姐气得不行,坚决不答应,指着霞姐的额头说:土改了,吴江的产业光了,以后的日子怎么过都是问题,弟弟妹妹还要上学,指望着你毕业工作了一起支撑这个家。你中了邪了?抗美援朝轮不到你!最后姐妹俩都掉泪了。霞姐回到学校,撤了报名。——这场风波父亲可能都不知道,我是过了好些年后,听小姐姐给我讲的,她知道。
  霞姐毕业后,在浒关文化馆工作过,霞姐嗓子很好,地方戏唱得不错,尤其当时很红的锡剧。后来调到吴县黄埭镇中学教书,教代数。黄埭就在苏州附近,出瓜子,黄埭瓜子是很有名的。霞姐每月工资30元,领到工资以后就会回一趟家,交给家里15元。霞姐每次回家就会一声不响翻检我的旧衣服,破的地方补起来,掉的纽扣缝上去,尤其是袜子,脚指头地方穿洞了,脚后跟磨破了,就套上袜船(专门用来补袜子的:竹子做成像船的样子,袜子套在上面可以绷挺,便于補),用布补起来。
  56年我参加高考的时候,她回家把她的手表给我:手表戴上,好看时间。我离家北上的时候,她不声不响塞给我几块钱:出门上路,带上。文革期间我两次从新疆逃回苏州,她从渭塘到苏州家里看我,上午来,下午走,晚上我睡觉的时候发现枕头底下压了一张10元钱的钞票。
  霞姐在3年大饥荒后的62年成家,姐夫安邦在郑州粮食学院任教,但家在渭塘,渭塘家里就一个母亲。渭塘是吴县的一个镇,江南水乡,盛产鱼虾。霞姐后来就在渭塘中学教书。79年我从新疆调回苏州,霞姐每次从渭塘来,总要带上几尾新鲜鲫鱼,还有虾。1963年霞姐生下唯一的儿子明明。渭塘家里就一个婆婆,加上霞姐母子,祖孙三代三个人。霞姐和婆婆相处得赛过母女,彼此照顾,见过的人都羡慕。我只见过一次,婆媳在临顿桥面上叫了辆三轮车到汽车站回渭塘,霞姐扶着婆婆先坐上车,婆婆坐定就伸手拉着霞姐上去,扶的拉的都是关怀和深情。安邦母亲过世以后,霞姐就带了明明,调到郑州粮食学院图书馆工作。明明念完大学就到加拿大留学,他是搞计算机的,在加拿大工作、入籍,随后明明太太移民来加,安邦和霞姐退休后也移民到了加拿大。明明已有了两个儿子,一个学医,快大学毕业了。安邦已于前年过世。从传来的照片上看,霞姐身子骨还可以,一日三餐都是她在劳碌。
  父亲生前没有听他评说过他的子女,只是有一次提起霞姐,父亲长叹一声:霞好人,霞好人!那年大哥首次从台湾回苏州,我们兄弟姐妹大团聚,大家海聊,玩牌……,霞姐却一声不响一个人在厨房里忙着做饭。81年初父亲去世,遗体安放在楼下小间里,南京、福州的姐姐都赶来了,进门见了安睡着的父亲悲从中来,都忍不住哭几声。霞姐从郑州来,进门看到父亲就大哭,满脸泪水。她平时不表露,感情都压在心里。
  我的姐姐霞好人,84岁了,好人,平安!(2018年5月20日)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Copyright ©2018 ny.uschinapress.com All Right Reserved.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侨报纽约网立场,禁止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