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侨报纽约博客 返回首页

宣树铮的个人空间 http://blog.ny.uschinapress.com/?29285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纽约客闲话之细雨闲花:暮春三月

已有 157 次阅读5-17-2018 05:06 PM |系统分类:博文杂谈

  
  文/鲜于筝
  晨起,窗外阳光灿烂,好像前不久树叶才冒出米粒大的芽,如今都长成婴儿的小手了,招摇着,浅绿发亮。我喜欢这颜色,小时候我上幼儿园,每天都要在拍纸簿上用蜡笔画一幅画,我就喜欢用苹果绿,画大公鸡也是苹果绿。老师问大姑:他是不是有点儿色盲?大姑问我,我说我就喜欢这颜色。现在望出去都是苹果绿的小手,这小手给了我宁静的向往。
  心情好,在日历上查一下,才知道按中国农历已是3月26,“暮春三月”了。“暮春三月,江南草长,杂花生树,群莺乱飞”,这样的景色现在江南已很少见到。我年年回苏州几乎没有见过鸟,除了桂花公园里城河对面几只站在翠绿柳树丛中的白鹭。前年从南京到高淳“慢城”去玩,本是慢节奏放松消闲的地方,却与鸟无缘,杂花生树也谈不上,大片大片的农地种了格桑花招揽遊人。路上停满了自驾遊的车。“慢城”里的农家乐饭店匆匆忙忙地招待客人。
  想起新疆,无所谓“暮春”,只能说是冬夏之交。榆钱应该飘落了吧。当年我在奇台中学教书的时候,操场边上的那棵榆树还在吗?榆钱不像落花,林黛玉《葬花辞》里说:“试看春残花渐落,便是红颜老死时”,春残花落,红颜老去,令人伤感。榆钱,小圆的一片一片,打着转从空中纷纷扬扬飘落,李商隐说它“榆荚散来星斗转”,不是红颜薄命,而是英雄落魄,坠到地上依然爽爽的一片一片。我喜欢看落榆钱,我觉得和它很亲。看人把榆钱扫到一起,拿回家淘洗一下,和着面蒸了吃,我也吃了,别有风味。  
  韩愈说:“杨花榆荚无才思,唯解漫天作雪飞。” 由榆钱联想起了杨花。暮春三月也是杨花(柳絮)作雪飞的时候。在北大上学的时候,遇上杨花飞雪,可谓壮观。校园里到处飘着柳絮,缠头发,粘衣服,最难受的是蒙眼睛钻鼻空。有的杨花在地上散兵游勇一般跑得飞快,聚成小团,再集结成大团,滚到墙脚成了大毬。
  暮春三月,春天就要过去了。看着窗外这些苹果绿的小手,有些舍不得。真想写一首留春、惜春、送春的诗,只是没有这才情。想起了黄庭坚的一首《清平乐》:
  春归何处,寂寞无行路,若有人知春去处,唤取归来同住。
  春无踪迹谁知,除非问取黄鹂,百啭无人能解,因风飞过蔷薇。
  然而我更喜欢的是朱淑真的一首《清平乐》:
  风光紧急,三月俄三十。
  拟欲流连计无及,绿野烟愁露泣。
  倩谁寄语春宵?
  城头画角轻敲。
  缱绻临歧嘱咐,来年早到梅梢。
  这下半阙“寄语春宵”写得那么深情。朱淑真还有一首《蝶恋花·送春》:
  楼外垂杨千万缕,欲繋青春,少住春还去。犹自风前飘柳絮,随春且看归何处。
  绿满山川闻杜宇,便做无情,莫也愁人苦。把酒送春春不语,黄昏却下潇潇雨。
  写得濃情诚挚,杨柳也写活了,意蕴绵绵。然而“把酒送春春不语,黄昏却下潇潇雨,”春走了。
  看着窗台上我那盆“长寿花”,整整开了4个月,从去年11月到现在才凋零。今年11月它又能蓬勃灿烂地开上4个月。我喝着茶,想,该不该羡慕它?(2018年5月13日)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Copyright ©2018 ny.uschinapress.com All Right Reserved.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侨报纽约网立场,禁止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