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侨报纽约博客 返回首页

宣树铮的个人空间 http://blog.ny.uschinapress.com/?29285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纽约客闲话之细雨闲花:遥远的牵挂

已有 447 次阅读3-22-2018 03:20 PM |系统分类:博文杂谈

  
  文/鲜于筝
  早春二月了,才想起春节忘了给国内的朋友打电话拜年——我们从来是电话联系,没有微信,不用电邮,图的是彼此謦欬相闻,多一份亲切。这两天早起就忙着补电话,苏州,新疆,今天是北京。北京打给王恩保。恩保电话里第一句话就是:你怎么这么久不来电话,我们都不知道你怎么样了!他说,去年入校60周年同学聚会,你也没来。我说,9月份我在国内,去新疆了,分身无术。电话粥煲了半个来钟头。谈了一阵天下大事,恍惚迷离……。恩保问我,今年北大120周年校庆,来不来?我说,校庆在“五四”,不可能回来;我9月中回国,你可以到苏州来,都说了几次了也没来。恩保说,这次一定来,你带我去看看林昭的墓。就此说定。挂了电话,我坐在沙发上,呆呆地望着墙上的挂钟,红色秒针一圈一圈不紧不慢踩着时间永无休止地往前走,它可知道它只是在人世的钟盘上打转吗?我想起2007年,那年我回北京参加了入校50周年同学聚会,在秋天。我的记忆还没有枯萎。
  9月13日晚,我从南京乘火车北上。说是入校50周年同学聚会,其实在我是入校51周年,这之前我已在东语系呆了一年。车过长江大桥,窗外看无可看,只是一抹抹黑影的驱驰和一点点光亮的闪烁。我爬上卧铺,天亮醒来,北京到了。
  北京正秋雨绵绵。拉了行李箱检票出站,只觉得湿乱纷纷。小贩们在叫卖雨伞,10元一把,有蓝有红,我买了把蓝的,撑起,进广场打的,雨淅淅瑟瑟,顾了身顾不了箱。广场上积水薄亮,雨脚跳动,水花轻漾。难得来几辆出租,不等停稳,就被捷足者霸住了车门。没有人管,也不排队,强者为王。在雨里傻了一刻来钟,裤脚全湿了,很沮丧,又无可奈何,想不到会是这样!不能守株待兔了,我想。于是一手拉箱,一手撑伞,绕出广场,横穿大街,到对面人行道,正好一辆出租下客,总算被我抢到。上车,舒一口气,我说到安贞桥。司机说,要绕环路走。随便,我说。心里想,绕卢沟桥也随你!
  这次聚会,北大的几个老同学数月前就着手筹备了,共活动两天:9月15日上午9点半在北大5院中文系集合,然后合影、座谈,中午由中文系宴请,下午继续交谈。16日,参观鸟巢、水立方、国家大剧院。“人情老易悲难诉”,当时想这恐怕是最后一聚了。
  15日早晨8点半,我提前一小时打的到北大。由南校门入,顺着大路缓缓走去,又呼吸到了北大的气息,难免有些伤怀。校园里来去的学生看起来很悠闲,没有了我们那时的匆匆,也许是因为星期六的缘故。轩昂的图书馆前空空荡荡,低徊片刻,想起了做学生时吃了早饭赶大图书馆占座位的情景。早春时分大图书馆门侧的紫荆一树繁花,亮艳照人,至今还在我记忆中怒放。
  几辆轿车悄没声息驰过。当年校园里几乎见不到轿车,但阳历除夕,快敲响新年钟声的时候,马寅初校长坐着吉姆牌小轿车会从南校门进来,到大饭厅,上台贺年。钟声响起,他两臂左右平举齐肩,姿势很特别,跟台下一起欢呼。都是半个世纪前的往事了。我转到未名湖,向博雅塔(我们当时叫它水塔)轻轻问了声好,未名湖畔杨柳依依,可惜挽不住岁月。几个女生坐在柳下石上看书。湖水浅碧,但不清澈。
  9点半,到5院,同学们见面,除了少数几个人,其余都是50年没见面了,大致都能认出来,只是有的发白了,头秃了,体胖了……。合影留念选在图书馆前,教过我们的老师只有吴小如和姚殿芳还健在,也都80好几了。姚老师出门不便,没能来,吴小如先生来了,已是皤然一老翁。吴先生当年不过三十来岁,才情焕发,教工具书使用法,使我们终生受益。吴先生告诉我,他的女儿也在美国,说了地方,我没有记下。我和吴先生合了张影(吴先生已于2014年谢世,享年92)。
  座谈时,张澄寰向我和吴文辉赠了两幅裱好的字,说是送给我们年级中两位在57年遭难的同学。给我的轴上就写了一个斗大的“心”字,要说的话都在“心”里了。曲润海坐我一旁,给了我两本《炎黄春秋》,曲是《炎黄春秋》的编委,他在发言中提到曾有部门要封杀《炎黄春秋》,但胡锦涛说了句话:这本杂志还有点儿看头。暂算免遭一劫。曲已满头银发,见面时他没认出我来,我们同宿舍,同一张双人床,我上铺,他下铺。他是党员,我是右派,他心地善良,对我一直很好。“我一直记着你那时候的模样,”他说,我听了差一点落泪。有人要蒋绍愚谈谈北大现状。绍愚说:北大在走下坡路。北大以文科著称,但就以中文系来说,现在的师资无法与我们在时相比,王力、魏建功、游国恩、林庚、杨晦……这样的大师再没有了。学校领导就忙于出国、接待这些事。后来在漫步校园时,绍愚讲了一则轶事:有一回江泽民来北大,秀了几句外语,时为校长的陈佳洱马上凑上去,肉麻地称江是“语言学家”!这样的人也配当北大校长?丢北大的脸! 
  50周年聚会临了,就有人提出来60周年再相聚,遗憾我去年没有参加。人在海外,我不清楚北大现在怎么样,我也不知道现在北大校长是谁。对我来说北大始终是个遥远的牵挂。(2018年3月18日)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Copyright ©2018 ny.uschinapress.com All Right Reserved.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侨报纽约网立场,禁止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