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侨报纽约博客 返回首页

宣树铮的个人空间 http://blog.ny.uschinapress.com/?29285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纽约客闲话之细雨闲花:升官图和猛将会

已有 260 次阅读3-8-2018 04:02 PM |系统分类:博文杂谈


文/鲜于筝
    突然想起小时候过新年还有两件事值得一提:升官图和猛将会。我所谓的小时候,是我10岁以前,也就是民国时候。
      升官图,以官阶升降为图,掷骰子博胜。我们家里有一张,平时藏着,也就是过新年那几天拿出来给孩子玩一玩。升官图近三尺见方,连史纸,雕版印刷,应该是清时候的。上面分门别类印着各种官职,越到中心官阶品位越高。玩法是掷骰子,6颗骰子,以绯(红)为德,六、五、三、二,分别为才、功、良、由,幺则是赃。德、才、功,可得升迁;良、由大致是同级调动;至于赃私如一犯再犯就降黜,直至出局。
      据记载,这类游戏唐朝就有,只是到了明朝,有倪鸿宝,其人将官名作了些更改,以符合明朝的官制。比如升官图上的巡抚、漕运总督、河道总督、都察院、布政使、宗人府、武英殿大学士、文华殿大学士、文渊阁大学士……等官职都是明代才开始有的。
      玩升官图,不限人,我们每次玩,兄弟姐妹至少有三四人,人多热闹,笑啊,叫啊。父亲有时候也在一旁笑眯眯看。入局,从庠生、廪生、贡生走入仕途,宦海浮沉,跌跌撞撞,一步步往上爬,有时还会进牢房。但有一回我竟然最后做到六部尚书,大学士……,那个高兴劲儿,捶胸跳脚,疯了一样。这时候,四姐(我们家老佣人)在边上说:别疯了,夜里要尿床了!我成了“尿床大学士”。
      听大人说起过,和升官图类似的游戏还有状元筹,我没有见过,也是掷6颗骰子,民间叫“掷状元”,以得状元为胜。有一首无名氏《状元筹乐府》:“升官图里夸捷径,科甲丛中更争胜。献岁惊闻笑口开,果然夺得状元回。举人进士唾手得,何物秀才不出色。博取功名只如此,安用六经廿一史。一筹莫展者谁子,那不呼卢喝为雉。”做不成现实的官,只能升官图里掷骰子过过官瘾。据《辽史》上记载,辽兴宗耶律宗真晚年倦勤,用人也不选拔了,就让他们掷骰子,赢的做官。碰到这样的皇帝,掷骰子还真能当官。
     我一直很怀念小时候这张升官图,它让我知道了封建皇朝大概有哪些“官”,虽然皮毛,也算是知识。
    再说猛将会,或者称之闹猛将,是江南的民俗活动,环太湖,以苏州为中心,每年农历正月十三,祭祀猛将。 猛将是谁?说法不一。地方志上说是宋朝抗金名将宋朝抗金名将刘锜,也有记载说是刘锜的弟弟刘锐,刘锐“退老平江(苏州),旱蝗为灾,禳除有效,殁为神”。民间另有流传,说猛将是宋朝申江的牧童刘佛寿,因灭蝗殒身而奉为神。祭祀刘猛将始于南宋,明清两代被列为官方活动,雍正十二年,曾下诏正月十三致祭。《郡志》记载刘猛将有两大法力,一是治蝗虫,二是禳旱灾。无疑成了农业保护神。
       吴地,猛将庙,或叫猛将堂,到处都有。据记载,光苏州猛将庙就不下十处,供奉的猛将老爷,竟然都是眉清目秀,少年童儿的模样。周边的乡镇更不用说,往往一个村庄就有一所猛将堂。正月十三祭猛将,要把猛将抬到外面出会巡游,这就是闹猛将。之所以说闹猛将,因为猛将庙不止一处,你也出会,我也出会,他也出会,彼此之间就比赛起来了,各自使出浑身解数,要夺头牌。又逢上新年喜庆,猛将老爷又是少年郎君,闹洋洋,大家纵情欢乐。闹猛将成了一年最大的民俗盛会。
     1937,日本侵华,闹猛将的民俗失传了。打我懂事就听说了猛将会,大人替我们小人惋惜:你们见不到猛将会了。然而我见到了,那应该是日本投降以后,1946年吧,我是扒在临顿桥头的楼窗上看的。锣鼓喧天,队伍从南而来,龙灯打头。街两边满是看客,临顿桥是市口,商家一放炮仗,龙就舞起来了。随后是几个精壮小伙抬着猛将老爷的轿子,抬着抬着,他们把轿杠往上一抛,轿子里那个笑嘻嘻的少年郎腾空而起,落下,肩膀接住。看客鼓掌。巡游队伍里有踩高跷,有抬阁 (这是我第一次见),有荡湖船。有老渔翁和蚌壳精,老渔翁要捕蚌壳精,反倒被蚌壳精跳前跳后逗着玩了,蚌壳精是男扮女装,看的人都笑。有一手执着刀露出肚脐眼的刽子手,还有扮八仙的……。也有表演江南丝竹的,拉着胡琴,吹着箫笛。最让我惊心动魄的是臂炉臂香:用钢针贯穿手臂,钢针上吊着個大香炉,燃着香,冒着烟,举着手臂一路走——我甚至做梦还梦见过。(2018年2月25日)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Copyright ©2018 ny.uschinapress.com All Right Reserved.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侨报纽约网立场,禁止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