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侨报纽约博客 返回首页

宣树铮的个人空间 http://blog.ny.uschinapress.com/?29285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纽约客闲话之细雨闲花:清闲

已有 168 次阅读12-28-2017 04:07 PM |系统分类:博文杂谈


文/鲜于筝
    今秋回国,在国内整整呆了两个月:新疆半个月,南京5天,余下的40天都在苏州,这40天里有半个月秋雨潇潇。除了和朋友、学生聚会,我很少出门。在家看看书,写写字,倒也清闲。说很少出门,但每天早晨,还是免不了要到附近菜市场转上一圈,呼吸点儿新鲜空气,至于新鲜不新鲜那就难说了。
  这天早晨,我熬好粥,坐在炉子上。难得,窗外秋阴无雨,不用带伞,出小区走人行道漫步到菜市场,进去买了半斤酱菜:小黄瓜,吃粥最好。出来,云缝里射出了阳光,听到吱啦吱啦的声音,循声走去一看,是个瞎老头坐在凳子上拉二胡,不成腔调,拉出来的是锯木头的声音。老头脚边放了块纸板和一只碗。纸板上写着他是个孤寡老人,家在安徽泗县农村,每个月200元扶贫救济金,生活不下去,只能外出乞讨……等等。一个瞎老汉怎么能路远迢迢从泗县到苏州来乞讨,而且坐到菜场门口?谁领他来的?该有人在幕后策划。然而那老人确实可怜。我摸摸口袋,摸出3元硬币,随手丢到碗里,老人像是知道有人丢钱,偏了头听这叮当声。
  菜市场附近有一家巴掌大门面的烧饼油条铺,做的烧饼特好吃。我也是偶然发现的,于是几乎每天都来买。烧饼有甜有咸,甜的椭圆,咸的团圆。密密的芝麻,看起来像一张张笑嘻嘻的脸。咸烧饼搁了油酥,吃到嘴里有韵味,味蕾为之起舞。烧饼1元5角一个,3個硬币买两個,加上一碗粥,一顿早餐正好。小铺里干活的两男一女,听口音像是苏北来的。我掏口袋才想起兜里的3個硬币给了瞎老汉,只能拿张20元钞让找了。
  回到家,舒舒服服用完早餐,清闲在阁楼书房里等着我呢。好像听到有人笃笃笃敲门,声音很轻。拉开门,是二楼的邻居,笑眯眯地说:回来了?她终于找来了,我跟自己说。
  2016年冬天酷寒,家里水管冻裂,房子一直空关着,水从三楼渗到二楼,二楼也没有人,等到发觉,房间里看起来有些狼藉,但真正受损的是天花板和墙壁。二楼要我们赔8千,最后赔了4千。这是往事,再说眼前。今年8月份,我儿子比我们早一个月回国,在苏州家里落脚,住了几天。才住下,第二天,二楼就来敲门,说是二楼卫生间渗水,而且有臭味!我儿子吃了一惊,就此大小便都出门上公厕。苏州的房子平时由我外甥代管,二楼找到我外甥,开口要赔1千元。外甥电话打到纽约,我说,你先不管它,我们9月份就回国了,回来再说。
  现在我们回来了,敲门来了。二楼这位芳邻也许过60了,但保养得好,显不出老,皮肤光洁,细声细气,年轻时姿色不俗,典型的苏州女子。她从手提袋里取出两盒毛巾,一纸盒月饼,“长发的鲜肉月饼(长发肉月饼在苏州很有名),尝尝,”她盯着我,笑眯眯说。我还她一笑:“毛巾我们有,肉月饼也不需要了,我就一个人,吃不了,又不能放,放坏了。”“你太太没有回来?”她问。“去四川了。”我想,她这是“先礼后兵”,先送礼,后索赔。干脆我先把问题挑明了:“我听我外甥说,二楼卫生间天花板滴水,还是臭的,你要我们赔1千元?去年冬天水管冻裂,我们承担责任,赔了4千;这次跟我们有什么关系?先得搞清楚原因。你们的下水管裂缝了,我们倒霉,我儿子上厕所都要到外面去。以后一楼漏水也要我们负责?”她急忙说:“我不是来要1千元钱的,这钱我们不要。我看过了,是天花板里面的管子有裂缝,这是胎里病,现在换掉了,好了。不过责任还在你们,不在我们”。不要我们赔钱,却要我们承担责任。她认为二楼三楼夹层中间的管子应该由三楼来负责。我笑道:既然是“胎里病”就没有必要追究谁的责任了。你说我们的责任就算我们的责任吧。她满意了,笑了,说:我一直很感激你们,去年掏了4千元,这次也很对不起你儿子,让他外面上公厕。气氛融洽了,大家说说笑笑闲谈了一阵,临别,二楼向我推荐了好几样老年人的保健药。她出门下楼,我发现那毛巾、月饼都留在进门的摆设柜上了。
  终于清闲了。(2017年12月24日)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Copyright ©2018 ny.uschinapress.com All Right Reserved.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侨报纽约网立场,禁止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