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侨报纽约博客 返回首页

宣树铮的个人空间 http://blog.ny.uschinapress.com/?29285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纽约客闲话之细雨闲花:春水船如天上坐

已有 74 次阅读9-7-2017 02:42 PM |系统分类:博文杂谈


文/鲜于筝
    电脑看久了,屏幕上的字模糊起来。合上眼睛调息一下,想起了杜甫这两句诗:“春水船似天上坐,老年花如雾中看”。对这“老年花如雾中看”已无话可说;但这“春水船似天上坐”却诱出了不少遐想。
  想起了小时候清明给母亲上坟。坟在苏州郊区木渎,离市区也就十来公里。每年都是父亲带我们在阊门外码头坐小火轮去。沿著运河往南,青山隐隐,绿水悠悠,两岸是农田,点缀着村落,没有煞风景的高楼大厦。水上船来船往。靠近岸边摇橹前行的木船,船头有行灶做饭,有小竹竿晾著衣服,有女人、孩子,那多半是以船为家的水上人家,船到哪里,家到哪里。大人们把这样的船叫“网船”,是因为他们撒网捕鱼为生?不过,我想所谓“网船”应该是早先“出租船”的影子。古代交通陆路有车马,水路靠船只,古人讲“买舟”也就是“雇船”,路途远的话,要在船上住上好些天呢。杜甫晚年往来于岳阳、长沙、耒阳之间,大部分时间就是在船上度过的,后来就死在船上。我还记得,小时候发脾气,横竖不是,又哭又闹,大人说:你再吵,再横,送你到网船上去!我立马被震慑住了。
  坐在小火轮上,看著外面的景色,兴趣十足。如果对面也来一艘小火轮,彼此波浪搏击,船就摇晃起来,像在摇篮里一样。最壮观的是运货的大帆船,小火轮还不及它船帮高,瞧它扯起巍巍的帆,稳稳当当地在水上移动,船头压着水面卷起一道浪边,奏出哗哗的音响,船家站在船头俯视着我们,船上的狗对着小火轮汪汪叫,还有猫,船上还养猫。现在这些大帆船都见不到了,运货有“水上列车”,遗憾,换了一道风景了。
  小火轮到宝带桥就告别运河,钻过桥洞往西去。这一带水面开阔,往来船只却很少,蓝天白云倒映春水碧波,光鉴明瑟;“吴王宫里醉西施”的灵岩山,“万笏朝天”的天平山,青霭银岚,盈盈拂拂,就在眼前了。春水船如天上坐,谁说不是?
  小时候还常听说起“航船”。航船应该是有固定路线的定期航班。比一般的木船大,细长型,船身也高。我见过的航船船尾有两支橹,可以两个人同时摇,速度也就快,因为船高,橹也特别长。早先江南一些小镇还没有小火轮,就靠航船。常听大人说,某某人搭航船来苏州了,航船寄东西来了——航船可以寄东西,让对方来取,相当于邮递了。后来交通发达,汽车、轮船相继出现,航船也就摇啊摇,摇进了历史。80年代初,和两个朋友结伴去杭州,为了省钱,坐轮船,入夜出发,天亮到达。轮船有一艘拖船,一看模样就知道是以前的航船。我们就坐了这夜航船。船舱应该改装过了,一排排椅子,虽然硬邦邦的,但在那个时候,很不错了。苏州到杭州,走大运河不经过乌镇,但这班船有一段水程不走运河,就为了在乌镇停一停。到乌镇是子夜时分,船停靠码头碰撞木桩发出的震动把我们都震醒了。望出去,就码头灯柱上几个灯泡亮得眩目,照著小小的码头上几个工作人员,几个上下的乘客,其余,天空、小镇都沉默在浓黑的夜色中。码头工作人员朝着船头喊了几句,听不太懂,但这声音像刀子一样刻在这浓黑的坚硬的夜色中,也刻在我的记忆里,一幅黑白木刻。
  张岱写过一篇《夜航船序》。最后一段很发噱:
  昔有一僧人与一士子同宿夜航船,士子高谈阔论,僧畏慑,卷足而寝。僧听其语有破绽,乃曰:“请问相公,澹台灭明(澹台是复姓)是一个人,是两个人?”士子曰:“是两个人。”僧曰:“这等,尧舜是一个人两个人?”士子曰“自然是一个人。”僧人乃笑曰:“这等说起来,且待小僧伸伸脚。”
  可见“航船”明朝就有,夜航船里众人挤巴巴睡在一起。就不知道女眷又怎么办。
  从“春水船似天上坐”一路遐想,最后竟然想到了“夜航船”。得,还是睁开眼睛看看电脑屏幕吧。啊(2017年8月20日)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Copyright ©2017 ny.usqiaobao.com All Right Reserved.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侨报纽约网立场,禁止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