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侨报纽约博客 返回首页

宣树铮的个人空间 http://blog.ny.uschinapress.com/?29285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纽约客闲话之细雨闲花:水蜜桃

已有 102 次阅读7-27-2017 02:23 PM |系统分类:博文杂谈

文/鲜于筝
    夏天来了,水蜜桃上市了。打小开始,水蜜桃就是我水果中的最爱。江南一带正是盛产水蜜桃的地方。小时候,夏天,吴江的亲友上苏州,顺便会捎上一篮水蜜桃,都六七成熟,平放在篾篮里,不能磕碰,不能摞,小心翼翼地提在手里。临走亲友会交代一句:闻到香味就熟了。父亲将篮子挂在房梁上,每天早起,我都要抬头望着篮子深呼吸。两三天后,似有若无,恍恍惚惚,闻到香味了,我总是最先闻到:香了香了。如果说梅花是冷香,荷花是清香,都超凡出俗;那么水蜜桃的香是温柔体贴的人间香,这香气让你感动,给你希望,活在人世多美好!飘香了,水蜜桃熟了,真舍不得吃,桃红的衣衫,揭起一角,就轻轻褪下来了,汁水淋漓。款款地咬一口,细细地品,你觉得自己是在王母娘娘的蟠桃大会上。
  上世纪50年代中我到北京,60年代初到新疆,都是没有水蜜桃的地方。70年代末我回到苏州,一年后的暑假,教师组织起来游览嘉兴。那时嘉兴还很朴素,没有什么高楼大厦,农民蹲路边卖水蜜桃,笑嘻嘻招揽路人。那时没有城管,农民少有的自由。见到水蜜桃大家都买,苏州城里还买不到。我买了一袋,回苏州的途中,公路两边也有附近农民摆在地上卖水蜜桃的,太诱人了,于是车停下大家再买。回到家,父亲见了有几分惊喜,轻轻叹了一声:长远没有吃了,嘉兴水蜜桃很有名。父亲照例叫把水蜜桃吊在房梁上,过两天就闻到了甜静迷人的香气,人间多美好!这也是父亲最后一次吃水蜜桃,下一年就走了。
  80年代末来到美国,美国也有水蜜桃,这本没有什么奇怪,但是我还是有几分喜出望外。90年代初我在中国城衣厂打工,下班常是傍晚六、七点了,顺便总要带些菜回来。那时候还没有超市,勿街上一家家店铺,拥挤嘈杂,讲的都是广东话,我基本听不懂。卖水果另有摊档。夏天水蜜桃应市,一个星期总能碰上一两次,熟透了的、将烂未烂的、或者烂了个小坑的水蜜桃被分堆贱卖,六七个一堆,一块钱。看成色买上一堆,或者两堆。回到家洗干净就吃,一天的疲劳消化在水蜜桃中了。虽然隔了重洋,在美利坚的土地上,这香和味是通的。
  今年已是2017年,一个月前,超市的水果台上,水蜜桃就上市了,还有盘桃,很显眼。水蜜桃和盘桃虽然形状各异,但口感相似。水蜜桃是5.99元4个,盘桃是2.99元1磅,我买了8个盘桃,8.10元。回到家,妻说,怎么吃,没有香味,还生著呢。只能放盘子里。过了3天,还是没有香味,放到鼻子下闻也没有闻出半点香来,摸上去还是硬的,却长出了不少暗斑,一天后成了烂疤。只能把烂疤剜掉削皮吃。妻说,你再不要买盘桃,还是买水蜜桃,挑有香味的买。前个星期我上超市,水蜜桃原先5.99元4个,现在涨了,5.99元3个。闻来闻去也没有闻到认真有香味的,只能挑了三个模样周正的。2元1个水蜜桃,不便宜,问题是并不香,口感也不对,甜中带酸,还吃出了经络。品种变了。昨天我上超市,转了半个钟头,没见一个人光顾“水蜜桃”,好些人在买李子,买黄金瓜。一个超市职工在水蜜桃、盘桃架子上把烂的挑出来撂进纸箱里。
  我最爱的水蜜桃就这样沉沦了?我倒又想起了若干年前,小姐姐还在世,我回国,和她一起到吴江,在一家坐落在桥头的水果铺子里看到有水蜜桃卖,差不多八磅铅球大,线条很美,我高高兴兴买了两个,带回苏州,还舍不得吃,最后说先吃一个,切开来,既不香又不甜还绵绵的。苏州的老同学说我拎不清,这都是打了激素的!(2017年7月9日)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Copyright ©2017 ny.usqiaobao.com All Right Reserved.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侨报纽约网立场,禁止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