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侨报纽约博客 返回首页

宣树铮的个人空间 http://blog.ny.uschinapress.com/?29285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纽约客闲话之细雨闲花:再说盛家厍

已有 148 次阅读7-6-2017 01:34 PM |系统分类:博文杂谈

文/鲜于筝
   苏州吴江盛家厍是我老家所在。题目冠以“再说”,是因为好些年前在“细雨闲花”上我写过一篇《失落的盛家厍》。此番拾起旧话题自有缘起:有朋友传来一篇沈昌华、陈志强写盛家厍的文章(朋友没有说文章出处)。文章考据了盛家厍地名的由来,以及它的历史变迁。文章中说——   
      “许多年来,盛家厍一直是吴江县城的主要商业街区之一。街上鱼行、肉店、南货店、油酱店、大饼店、豆腐店、杂货店、剃头店、茶馆等商肆店铺应有尽有。周围农民和太湖里来的渔民,在此销售农产品和水产品,购回生活生产用品。每日清晨,县城内外的居民作为菜市场,前来采办家用所需各种物品。
      “历史上,盛家厍饱受战火之难。清同治二年(1863),清军与太平军在吴江城南进行拉锯战,史称‘江震会战’,将昔日繁荣的商业街区基本夷为平地。同治中后期,盛家厍逐渐恢复,居民们重建家园。民国18年(1929),曾设盛厍镇于此。抗日战争爆发,日军进犯吴江县城,盛家厍首当其冲,吴祥兴南货店被抢被烧,垂红桥畔成了日军屠杀中国百姓的场所。抗战胜利后,盛家厍逐渐恢复昔日的热闹。在盛家厍众多的商铺中,上面提到的吴祥兴南货店和张万茂酱园、宣家鱼行(又称宣协生鱼行)最为有名,另有万春堂国药店、鸿运阁茶馆等。这些商铺,在1956年对私改造后成为合作商店,其中张万茂酱园与元大酱园成为松陵酱厂。盛家厍至今较好地保存著小桥流水人家的风貌……”
     朋友传来这篇文章显然是因为上边写到了“宣家鱼行”,让我这位宣家后人知道一下。沈、陈两位作者不言而喻是吴江人,但所说“宣家鱼行”则有出入,不是“协生”,应该是“洽昇”,吴江话“协”与“洽”发音接近。小时候苏州家里有一个很深的腰圆形有盖大木桶,盛米用的,木桶上有两个黑漆大字“洽昇”,这桶原是吴江店里的家什。在日寇进犯吴江以前,宣家除了鱼行,还有砖瓦石灰(建筑材料)行、衣庄店(服装店)。日本人一来,就像吴祥兴被抢被烧一样,砖瓦石灰行、衣庄店完了——主要是被抢,时世动荡,治安混乱,太湖里的强盗(那时不叫土匪,叫强盗)都上岸抢掠来了。这也就是父亲后来说的日本赤佬一来半家人家没了。也因此,38年我们一家老小从吴江迁来苏州,一年后我生在苏州。
     父亲在临顿桥头另开了一家腌腊店“干大亨”,吴江洽升鱼行还继续经营,父亲人住苏州,不时要到吴江去。七八岁时候带我去过,盛家厍是一条闹哄哄的小巷,宽才两三米!
      51年土改以后,父亲在30年余生中再没踏上吴江,他把吴江的一切统统放弃了。鱼行、房产是属于“公私合营”范畴的,56年公私合营时,父亲一概不问,只当没有,都“公”了去吧,落个清清爽爽。现在想来父亲是早有这准备的,他从来没有想要哪个儿子来继承家业。书读出来了,靠自己,父亲常这么说。
     我给南京姐姐打电话,把文章中的几段话念给她听,她笑了:谁写的?“洽昇鱼行”,我都快忘了。聊著聊著,姐姐记起来了,吴祥兴南货店,张万茂酱园……;记起她怎么从盛家厍家里出来过新桥上学堂;记起鱼行两开间门面,楼上住的谁谁谁;记起鱼行后面用网在河里围起一片水面,放养活鱼,买主可以当场挑选……。(2017年6月18日《侨报》)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Copyright ©2017 ny.usqiaobao.com All Right Reserved.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侨报纽约网立场,禁止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