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侨报纽约博客 返回首页

宣树铮的个人空间 http://blog.ny.uschinapress.com/?29285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纽约客闲话之细雨闲花:念春

热度 1已有 212 次阅读7-6-2017 01:32 PM |系统分类:博文杂谈

文/鲜于筝
   早起,四周愔愔的静,黎明的恬静,清澈而细腻,这恬静让人感动。我想写下这恬静,这感动,笔墨纸砚就在桌上,于是我随手写了一张条幅,写出的竟然是黄庭坚的《清平乐·春归何处》:“春归何处,寂寞无行路。若有人知春去处,唤取归来同住。春无踪迹谁知,除非问取黄鹂,百啭无人能解,因风飞过蔷薇。”落款:“丁酉暮春xxx”。写毕,看了一眼墙上的挂历,发现今天6月5日,阴历5月11,正是芒种。早是夏天了,还以为是“暮春”呢,这日子过的!
     “春归何处”,我想的是故乡的春。我和妻差不多每年回国,都在9、10月金秋时分,只有一次是春夏季节,那已是十来年前了。之所以避开春夏,因为气候。比如现在这时候回国,正赶上江南“黄梅(也作霉)天”(民间的说法“芒种逢壬便入梅”,一直要到小暑才断梅,差不多整一个月),俗话说“黄梅时节家家雨”,几乎无日不雨,时雨时晴,甚至边出太阳边下雨,空气蒸郁,水气重,可以手指在桌面写字。出梅以后,已是盛夏,常常30多度。已经不适应了。于是这十来年不作春燕,成了秋雁。
      然而,每年纽约春天樱花盛放的日子里,走过北方大道街心花圃,看到那几棵粗壮的樱花树轰轰烈烈燃烧出一片生命的烂漫壮丽时,我就会想起江南的梅、桃、杏……。樱花美,给人启示,但它还游离于中华文化,不像梅花、桃花、杏花、海棠、梨花、荷花、兰花、菊花……,她们已植入中华文化。看到梅花就会想起梅花岭,想起“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看到桃花,就会想起桃花源,想起“人面桃花相映红”;看到杏花,想起“牧童遥指杏花村”、“深巷明朝卖杏花”……,有着文化的血缘。来美国至今,我没有见过梅花杏花桃花,倒是附近一家私宅院子里有好几棵梨花,春天一到,早早地开花了,枝头雪白纷披,冰清玉洁,美得刻骨铭心,常言道:女要俏,一身孝。我从花下走过,总会想起这首唐诗:“纱窗日落渐黄昏,金屋无人照泪痕。寂寞空庭春欲晚,梨花满地不开门。”
      阔别江南之春已经十来年,思念了。我想起念初中时三中阅览室前的两棵大杏树。课余时间,我们几个同学好在树下闲谈,杏花不浓艳,粉色,不像樱花紧紧拥抱在一起,而是携手窈窕。学校也有桃花,开花季节,树干上会溢出眼泪一样的“桃胶”,中医可入药,《抱朴子》上说;“桃胶以桑灰汁渍服之,百病愈。”但我们采集来当胶水用,其实什么也粘不住。这些年9、10月份秋天回国能见到的花,主要也就是桂花和菊花。荷花有时在园林里还能见到一二孑遗,孤零零立在水中。在美国应该有荷花,但我没有见过。上千年来,梅、兰、菊,还有荷花,在中华传统文化中已成了清高脱俗的君子人格的隐喻。周敦颐的《爱莲说》是上了中学课本的。写过“问人间情是何物”的元好问,还写过一首谈到荷花的词,说的是大名府一对青年男女相爱受阻,双双投荷花塘自尽。官府找不到尸体。后来被踏藕的人(藕在水底塘泥中,采藕的人要入水用脚踏出藕的所在)在水里找到了,才算结案。这一年这池塘里开出的荷花都是并蒂花。下面是这首词:
     “问莲根、有丝多少,莲心知为谁苦?双花脉脉娇相向,只是旧家儿女。天已许,甚不教、白头生死鸳鸯浦。夕阳无语。算谢客烟中,湘妃江上,未是断肠处。
     香奁梦,好在灵芝瑞露,人间俯仰今古。海枯石烂情缘在,幽恨不埋黄土。相思树,流年度,无端又被西风误。兰舟少住,怕载酒重来,红衣半落,狼藉卧风雨。”
      明年或后年,一定要赶春天回一次国,念春了。(2017年6月11日《侨报》)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hidden
匿名7-13-2017 03:40 PM
俺也踩过藕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Copyright ©2017 ny.usqiaobao.com All Right Reserved.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侨报纽约网立场,禁止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