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侨报纽约博客 返回首页

姚学吾的个人空间 http://blog.ny.uschinapress.com/?29284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纽约客闲话之西苑雅集:忆端午节

已有 42 次阅读7-19-2018 01:29 PM |系统分类:博文杂谈

  
  文/姚学吾
  1936年我7岁,从东北搬到北平,从那时起我在北平和北京一待就是半个多世纪。至今还记得6岁那年的端午节,那是在铁岭的姥姥家过的。
  姥爷是退休的小学教员,姥姥是旗人。姚家在姥爷的院子里专门有一间屋子存放我爷爷的遗物,爷爷是清朝京官,户部郎中兼广西行走司,正三品,他留下四季的朝服朝帽朝靴,以及奶奶的凤冠霞帔和花盆底鞋。我和弟弟每次都要翻出来穿戴一番,过过“官”瘾。还有许多小器件,如朝珠、扳指、鼻烟壶、水烟袋等,也都给翻个乱七八糟。还有一套乐器——丝竹管弦和锣鼓镲。我和弟弟也一件件试吹试打。玩的不亦乐乎。
  6岁那年,妈妈知道下一年就要搬去北平,怕路途遥远,一时半会难得再去姥姥家,就赶在清明节前,早早地把我们带到姥姥家。不久,我和弟弟却得了水痘。浑身痒得难忍,但是又不能抓破。这可苦了妈妈。她左手抱我,右手抱弟弟,几天几夜没合眼,生怕我们痒得难忍时,把水痘抓破。直到我俩痊愈,她才敢合合眼,喘口气。我俩好了,妈妈却消瘦了许多。
  病愈后,我们整天缠着姥爷讲故事。姥爷讲累了就给我们吹笛子,都是老调,《满江红》《苏武牧羊》《梅花三弄》。他也会唱京戏,会唱民间小调。我们百听不厌。
  我的老姨(妈妈的妹妹)那时正在读县城的女子师范。她手很巧,刚进农历五月,就每天都给我俩作六角小粽子。有一张麻将牌大小,用硬纸叠好,外面再用花线缠绕起来。还有小笤帚,一寸来长,用麻绳仿照笤帚的样子笤帚把也是用花线缠起来的。还有小香包,用花布做成小袋子,里面放上几种香料用绳把袋口拉紧。最有意思的是大钱,一般用铜钱,用几种花线把大钱缠住,非常好看。再把以上几种小玩意结在一起,挂在胸前。家家都做,质地良莠不齐,反正意思到了,图个热闹和喜庆!
  初四的半夜,老姨把一绺丝线挂在院子的晾衣绳上,为的是要沾上清晨的露水。等我俩醒来时,用浸过露水的丝线给我们缠在脚踝和手腕处,用来避邪。
  姥爷在头几天已早早地把菖蒲艾蒿挂在房门口,还在室内的犄角旮旯撒上雄黄酒,用来驱除蚊蝇和五毒。特别是初五那天还要给每个人的耳孔和鼻孔点上雄黄酒,也是为了防毒虫。老姨忙这忙那,好在学校放假。她也得到我们全家和街坊的一致称羡,说将来不愁嫁个好人家。老姨的脸顿时就红起来了。
  姥姥早就包好了粽子,天还没亮,就用大柴锅,煮了一大锅。那时北方的粽子花样不多,只有素的,红枣的和枣泥的、豆沙的。不像南方有那么多不同口味,也没有咸的。从早饭起,一天就没完没了地吃粽子。我特别喜欢闻那粽叶的香气。好几次,在其他地方闻到粽叶的味道,就想起当年在姥姥家过端午节的快乐时光!
  北方的端午节一般没有龙舟竞赛,可能是河少的缘故吧?但是吃粽子也是说为了纪念屈原。后来才知道五月五日的许多仪式是早于屈原那个年代就有了。据《易经》记载,“阴恶从五而生,五月五日恰是阳气运行到端点的端阳之时,这种日子恶疠病疫多泛滥。”看来早在屈原投江前中国人已有了防灾避疫的认识。
  端午节在历史上有过许多名称:什么“端午”“端五”“端阳”“午日节”“重五节”“五月节”“女儿节”“天中节”“诗人节”“龙日节”,也可看成是中国最早的“卫生防疫节”吧!(2018年6月10日)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Copyright ©2018 ny.uschinapress.com All Right Reserved.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侨报纽约网立场,禁止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