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侨报纽约博客 返回首页

姚学吾的个人空间 http://blog.ny.uschinapress.com/?29284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纽约客闲话之西苑雅集:我在宝岛的四百天 (之十)

已有 251 次阅读3-8-2018 04:10 PM |系统分类:博文杂谈


文/姚学吾
   我因为要离开台湾去香港读书,台大9月份开学就没去报到。没想到,台湾的行政效率真还不低。9月的某一天就有台湾兵役局的职员到我家找我。说我应当服兵役。我问他们为什么,我是学生应当免役的。他说你现在已经不是台大的学生了,所以按年龄你应当去服兵役。我说我现在还在读大学啊,他说有什么证明,我当即拿出华南大学的入学通知书给他看。他于是说既然在读就不用服兵役了。一场虚惊,有惊无险。
  既然闯过这一关,那就安安心心地办香港入境证吧。荷兰领事馆太小,人手又不够,好像一共只有两三位馆员,突然增加代办英国的业务,也弄得他们手忙脚乱。每天办不了几个人,我和陈小姐,不知跑了多少次,总算把申请书递上去了。让我们过几天来看结果。当然,心急如焚,三天过后,就每天从早到晚地在那儿等,明知不会这么早批下来,但是看看别人的批准书也可以推知我们可能的结果。每天高兴而去,败兴而返。在第九个工作日,终于拿到去香港的签证了。我和陈小姐回家报信,并商量一起去买赴港的船票。华南大学的办事人员说可以办集体船票,即可由校方安排抵港后去澳门的交通事宜,也因购集体票而省钱。所以凡去华南大学的学生绝大多数都是由学校买集体船票前往的。
  买完船票,还要向台湾警备司令部申请出境许可。陈小姐和大多数的学生出境许可,很快就批下来了,偏偏没有我的,这下可把我急坏了,难道不让我出境?陈小姐也为我担心,她说,她去找她爸爸帮忙。可他爸爸说他虽为中将,但已退役,恐怕说不上什么情。于是陈小姐去找她堂哥,他堂哥在蒋纬国的装甲兵司令部任政治部主任。结果她堂哥出面为我疏通,真是大出我的意料,一下子就把我的出境许可证拿下来了。我自然感激不尽,不知怎样答谢,陈小姐说,他是我堂哥,他的工作还是我爸爸帮忙安排的呢,我们不欠他什么,你别过意不去。经她一说,我也就稍稍释然了。
  我们乘坐的盛京轮是1949年12月24日离台赴港,正好是圣诞夜。那天基隆的天气格外晴朗。我的父亲、母亲、外婆,和弟弟表妹全家“倾巢出动”,要给我一个“长亭十送”。没想到从此一别三十年两地音信断绝。陈小姐的父母、弟弟、妹妹也都前往码头送别。我心里乱哄哄的,颇有“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的悲情。我们都迟迟不愿上船,和家人有说不尽的离情别意,但船上发出滴滴钟声,也听到两三声笛鸣,是该分手的时候了,我们含泪向家人深深鞠躬,挥手,一路小跑跑到甲板上,在那里等船身微微启动,掉头,渐行渐远,直到眼前模糊的连基隆港的大牌子都看不见了,才回到舱里。
  船开动不久,船身就开始被浪打得摇摆起来,我又开始恶心,呕吐起来。我在来时就曾经发过誓。“死也不再乘海轮”。但是为了这次离台,恐怕还得再经受一次“死亡的幽谷”。所幸的是,陈小姐很体贴地拿来脸盆为我接呕吐的胃汁。难为她了。但是不管怎么说当海轮行至公海时,我心中默默地喊着“我自由了”!(完)(2018年2月11日)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Copyright ©2018 ny.uschinapress.com All Right Reserved.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侨报纽约网立场,禁止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