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侨报纽约博客 返回首页

姚学吾的个人空间 http://blog.ny.uschinapress.com/?29284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纽约客闲话之西苑雅集:我在宝岛的四百天 (之八)

已有 260 次阅读1-18-2018 03:42 PM |系统分类:博文杂谈

  
  文/姚学吾
  那场演出,傅斯年校长和夫人俞大彩教授,教务长钱思亮教授还有二十多位各院系的负责人都来了。全场座无虚席,主要是新入学的新生,和邀请的原台大同班同学。没想到,第一次和台湾省交响乐团合作空前成功,恐怕这种不事先联合排练就上台合演,还真有些空前绝后呢。当那位女同学把我们歌唱台大的歌词献给傅斯年校长时,全场的热情达到高潮,全体起立,掌声经久不息,台上的交响乐团及时地奏起贝多芬的《欢乐颂》,歌声此起彼落,台上台下欢声一片。当我宣布音乐会结束,在傅校长退席后,大家“乘着歌声的翅膀”不舍地离开中山堂。
  之后,一切归于平静,我们还是每天中午到那位助教的宿舍,一边打桥牌,一边聊聊各自的学习情况。他俩的小提琴又添加了二重奏了。
  4月5日清早上学,刚到校门口,就觉得情况不对。校门前站着七、八位同学,他们说“我们是台大学生会会长和委员,昨晚我们的友校——台湾师范学院的学生宿舍突然遭到军警宪的搜捕,说是要抓共党分子,他们甚至把书架上摆着高尔基的《母亲》的同学也算做共党嫌疑分子抓去。他们连夜到台大学生会请求支援,我们决定罢课以示抗议,表明台大同学与师范学院同学肩并肩,向当局要回被捕同学。愿意参加的同学可到学生食堂集合共同商议。不参加的同学请回家,何时复课,等候通知。”
  我当时出于对无辜抓捕同学的义愤,决定留下来参加抗议。大概10点多钟,饭厅里已聚集了约500多人,学生会主席说已经拟好一份抗议信,并当场读给大家听了。希望同意的同学在抗议信上签上自己的名字。签名虽说简单,但是只有一支笔,签的速度很慢,我就把高中毕业时好友送的一支金黄色的派克笔(他已给我刻上了名字)也拿了出来,但是签字完毕,我的那支心爱的派克笔并没有物归原主。
  就在请愿书签完字之际,傅斯年校长和钱思亮教务长来到饭厅,傅校长要同学们冷静,不要把事态扩大,他会负全责向当局交涉。同学们要求去台北市警察局静坐,不放回被捕同学,绝不回校。但傅校长要大家耐心等待他的交涉结果,再去静坐不晚。同学们正在火头上,哪里听得进傅校长苦口婆心的请求呢?在一帮激进同学带领下,这支请愿的队伍终于走上街头,直奔市警察局而去。到了警局门前,有人带头喊口号,要求无条件释放被捕同学。还要求警察局长出面解释。苦等了3个多小时,只等到释放同学的回应。但当日已经太晚,希望同学们安心回去,等待消息,不会让同学们失望。这时傅校长和钱教务长也来到同学中间,劝大家信任校方一定会妥善解决。看天色已晚,学生会建议回家,明天再到学校等结果。第三天释放了一些同学,台大也复课了。
  但是一个坏消息传来,有几位师范学院的同学还是没能释放。同时台大学生会副会长Z约翰同学也被捕了。他们都被关在火烧岛(现在的绿岛)。学生会还号召同学捐钱,准备买一些东西去火烧岛,慰问Z同学。这就是台湾“四六事件”的梗概。最后结果不得而知。(未完待续)(2018年1月14日)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Copyright ©2018 ny.uschinapress.com All Right Reserved.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侨报纽约网立场,禁止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