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侨报纽约博客 返回首页

姚学吾的个人空间 http://blog.ny.uschinapress.com/?29284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纽约客闲话之西苑雅集:我在宝岛的四百天 (之七)

已有 145 次阅读1-18-2018 03:41 PM |系统分类:博文杂谈

  
  文/姚学吾
  学校公告上说,2月开学,但希望同学在开学前先到各学院报道,以便办理编班选课事宜。那天,我一大早就赶到台大农学院,我就读的是农艺系一年级第二学期。有一门课是全体农学院共修课“农业基本知识与训练”是在农学院的农场里上。这门课教人认识杂草,有时在培养皿里种水稻,有时做昆虫切片,有时听金教授讲水坝的结构和作用,这些内容把我深深地吸引著。因为是大课,认识了许多同学,其中就有两位我育英同年级的同学,虽然那时不同班,但是在这种特殊年代特殊环境里相遇,很快就成了好友。另外还有一位来自金陵大学,一位来自大同大学。
  其中一位就住在台大助教的宿舍,我们中午就到台大教员宿舍里聚会小憩。四个人一起玩“桥牌”,另一位会拉小提琴的,就在一旁拉琴。金陵大学的潘同学,父亲是留美博士,他除了给我们讲特雷斯·李斯的《高级桥牌战术》,还大讲“奥波森体系”,谈起音乐,也是从贝多芬到莫扎特,我们的课间生活十分精彩。
  我们中的老王读农业工程系,他比我们忙多了,很多数学课、物理课,还有力学课和画法几何;小李念的是畜牧系,整天都在和牛打交道,但也别说,不到一个月就和同班的女同学要好了。我们农艺系的班上也有一插班女生是武汉大学农学院来的。是个学霸,特用功,不到一个月水利工程的金教授就对她赞不绝口。
  我们几个男同学都爱好唱歌,于是一起谋划要组建台湾大学学生合唱团。说干就干,因为我的育英同学都知道我一直是育英、贝满混声合唱团的团长,他们就推我做团长。我们找好了在图书馆后面的一间教室作为活动场地,请了一位历史系会弹钢琴的女同学做伴奏,我们还邀请两位名人做顾问,一位是傅斯年校长的夫人——英语系的俞大彩教授,一位是我的小学老师祁云葑,当然给她冠以郗恩绥将军夫人(请她就是为了给我们捐款,给我们做后台)。一切准备就绪,我们就在校园里贴出布告欢迎同学参加台大大学生合唱团,报名那天,还特别邀请了台湾省广播电台音乐部的主任王先生(据知他是来自上海的音乐家)来帮听声,以便分声部。没想到开市大吉,一下子就招来四十多同学。基本上都是这次台大新招的来自大陆的插班生,不知为什们原来台大的学生几乎一位都没有,只有那位钢琴伴奏的女同学是台湾人,听说还是一位台湾名人的宝贝女儿呢。
  为了有个好开端,我们精心选歌,最后决定了十首歌曲,并油印装订成册。一首是中国著名音乐家李抱忱先生(我的中学音乐老师)的《我所爱的大中华》,黄自的清唱剧《长恨歌》选曲《山在虚无缥缈间》(女声合唱)和《六军不发无奈何》(男声合唱),还有几首英美歌曲,如:斯特劳斯的《蓝色多瑙河》、斯提芬·福斯特的《美丽的梦神》,柴科夫斯基的《船歌》,德沃夏克的《念故乡》等。
  我们每周三下午四点排练一次。开始由我指挥,台湾广播电台邀请我们演出后,正式聘请电台王先生为指挥兼艺术指导。钢琴伴奏又发现一位来自南京的四川姑娘,她是听到我们的歌声,循迹而来的,她自我介绍是金陵女大的学生,读英语系。后来听人家说,她是四川军阀杨某的千金。原来的伴奏对我们唱的歌不太了解,去了台湾广播电台。
  合唱团的同学提出要给同学们和校领导演出一次。于是决定联系台北的中山堂。我和副团长中文系的女生,来自中央大学,口才一流。我们请学校给写一封信,拿著信就去了,见到负责人,说明来意,他们很快就答应了。(未完待续)(2018年1月7日)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Copyright ©2018 ny.usqiaobao.com All Right Reserved.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侨报纽约网立场,禁止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