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侨报纽约博客 返回首页

姚学吾的个人空间 http://blog.ny.uschinapress.com/?29284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纽约客闲话之西苑雅集:我在宝岛的四百天 (之五)

已有 193 次阅读12-28-2017 04:15 PM |系统分类:博文杂谈

  
  话说祁姨,一位单亲妈妈,带着一个儿子空守了十几年寡,艰难度日,受尽欺凌,还不时被学校里的日本鬼子教官叫去问话,追问她的丈夫是什么人,哪里去了?她的标准答案是孩子生下不久,爸爸就患重病死了。因为那时九一八事变还没发生,所以这个说辞日本人也死无对证。
  抗战胜利的喜讯传来后,祁姨通过各种官方渠道打听到了孩子父亲的下落。那时郗靖的父亲已官至联合勤务总司令部副总司令,中将衔。得知母子消息后,他设法把母子接到北平会合。这位副司令看到儿子都快上初中了,喜出望外。但是让他无法回避的是,他在重庆大后方已另行结婚。听说是一对姐妹花,是唱戏的,也为他生了两个女儿。这就是所谓抗战夫人。据说抗战胜利后这类事件多如牛毛,是一笔难断的家务事。女方各执一词,互不相让,所以这个家庭官司,久拖不决。从北平打到广州,再到香港,最后打到台湾。祁云葑,从道义和法律层面讲,是有理的,但是那两位“抗战夫人”,仗着年轻势众,又得丈夫宠爱,蛮不讲理,不肯退让。前面看到的台北法院开庭审理一事,就落得这位前妻——“沦陷夫人”败诉,当然男方答应给前妻和儿子足够的经济赔偿。事已至此双方争持不下,谁都不愿离。
  母亲劝她“等请了律师再做计议。好好休息,别伤了身体。有空就到我家来,咱们老姐俩聊聊,往开里想,别钻牛角尖儿”。祁姨好像有了能说心里话的人了,感到踏实多了。妈妈要留她俩吃饭,祁姨也说“不吃了,哪有胃口哇?今天没看到姐夫,过两天再过来,下次我请你们全家去吃‘大上海’,那个餐厅是地道的上海师傅掌勺,味道真不错。”母亲不便坚持,只道后会有期。
  自从得知祁云葑和他儿子的下落后,我们两家也频繁地来往。祁姨一有事就来我家,有时要找父亲帮忙,有时找我帮忙。像他儿子要上高中的事,就让我打听哪所中学好,我帮他报了建国中学,也帮他复习功课,每天都是郗靖开车来接我。祁姨也爱带我去外面吃饭,看起来她的生活还算可以,手头也挺大方,带我吃了不少当地的有名饭店。吃完饭,她往往会和我在台北的中心区散步。有一次,大约下午一点多钟,我们从中山路的一家饭店走出,就看到几辆军用大卡车,车上绑着犯人,背上还绑着一个木牌子,写着犯人的名字,三面都有宪兵荷枪实弹看守着。据街边旁观的老百姓说“前两天,有一批跟随国民党撤退来的流亡学生,没有工作,没有学上,都住在台北火车站旁新盖的七洋公司大楼里。他们自认一直跟随国民党反对进步学生有功,怎么到了台湾想上学都不行?听说台大校长傅斯年说过,上台大要通过考试,没有后门,这是老北大的规矩,我不能带头破坏。这些学生就开始抗议,闹事。于是,宪兵队就把带头闹事的几个抓起来,说他们是共产党,这不,这是押送法场,要执行枪决的”。我们看了感到恐怖。祁姨还跟我低声说,以后不管遇到什么事都少说话,祸从口出。经过这次偶遇,我隐约感觉到台湾的“白色恐怖”已经开始了。(未完待续)(2017年12月24日)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Copyright ©2018 ny.uschinapress.com All Right Reserved.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侨报纽约网立场,禁止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