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侨报纽约博客 返回首页

姚学吾的个人空间 http://blog.ny.uschinapress.com/?29284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纽约客闲话之西苑雅集:我在宝岛的四百天(之四)

已有 93 次阅读12-28-2017 04:13 PM |系统分类:博文杂谈


文/姚学吾
  母亲觉得奇怪,连忙问道,你说什么?看到祁老师了?在哪里?我说不是看到她本人了,而是报上说,她要和丈夫打官司,下星期一开庭。妈妈说,真是难得会在这个小岛上相遇。那好,下星期一你去法庭看看,并告诉她咱家也在台北,不管官司输赢,要她一定来家见个面,说说她这几十年的日子怎么过的?
     星期一上午10点开庭,我准时到达,但已进不去了。旁听的人特多,入场券一大早就发完了。我只好耐心地在庭外苦等。开庭后一个多小时就结束了。人们纷纷退庭。人都走的差不多了,才看到祁云葑一个人很落寞地走出来,老师的样子没有太大变化,只是眼角多了几道皱纹。我忙不迭地跑到她的身旁,深深地鞠了一躬,大声地叫了一声“祁姨,我是学吾。”她稍一愣神,很快清醒过来。“学吾,你怎么也在这里,姐姐和姐夫怎么样?姨这次败诉了,我还得找律师上诉。”我说,“祁姨,妈妈他们都来台湾了,听到您的消息,都很关心您,妈妈特想见到您,您什么时候方便,妈妈请您过去见见。”祁老师说“现在也没什么事了,那就现在过去吧。”这时他儿子郗靖正好开一辆吉普车来到我们身旁,祁姨对儿子说“你看,多巧哇,你姚姨他们一家也来台湾了,今天你大哥学吾,专门来这里等我的,哥俩还认得吧?”郗靖把我打量了一下,说“大哥,还是那么精神,基本没变,更帅了。”我说“靖,你也没怎么变,怎么会开车了?”祁老师说“靖可是他爸爸唯一的儿子,对我这老太婆瞧不上眼,可对儿子还是挺娇惯的,儿子要开车,他就让副官给送来一辆。反正他们联勤总司令部,不缺车。”郗靖说“快上车吧,去姨家,怎么走?”我说,“中正西路,铁路员工宿舍,就在延平北路台湾铁路局一转角的地方。”郗靖把车一直开到家门前,外婆和弟弟早看到我了,我下车一面扶着祁老师,一面喊着“妈,您看谁来了?”当母亲走出房门,一眼就看到了祁云葑,二人三步并作两步,紧紧地抱在一起,一边问到你们都好吗?就呜呜地哭起来了。
  郗靖找了个树荫下把车停好,也一起进到屋里。表妹忙着给他们倒水。妈妈顺便把外婆和表妹介绍给她们。郗靖喝了口水,在屋里转来转去,大声说“你们离开洮南,不是到北京了吗?”我回说,”是呀,我们就没动地儿,我在北平念了小学,念中学,最后还上了大学。“
  郗靖说”抗战胜利后,我们找到了父亲,他叫郗恩绥,是联合勤务总司令部,中将副司令。那时,我们也来到北平和爸爸团聚。我们就住在南池子,还登过报找你们呢,一直没有得到你们的回音。”我说,“你们登报,可我们哪有钱订报。那哪儿找去呀!”祁老师说“别说这些没用的了,要是当时遇到,又知道你们的处境,让他爸爸给姐夫安排个官做做,绝对没有问题。”郗靖说“来个上校怎么样?我舅舅和我姨夫,都是我爸爸给安排的上校。”祁老师忙说,“别到外面胡说”郗靖道,“怎们是胡说,姨夫和舅舅不是也来台湾了,他们还领上校的薪水呢。”
  母亲是铁岭人,祁姨是四平街人。事隔11年,又在他乡遇故知了。(未完待续)(2017年12月17日)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Copyright ©2018 ny.usqiaobao.com All Right Reserved.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侨报纽约网立场,禁止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