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侨报纽约博客 返回首页

姚学吾的个人空间 http://blog.ny.uschinapress.com/?29284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纽约客闲话之西苑雅集:逛厂甸琉璃厂——1937年到北平后的生活之六 ...

已有 209 次阅读4-13-2017 02:10 PM |系统分类:博文杂谈| 琉璃厂, 纽约客, 雅集

      春节刚过不久,父亲因我已被私立教会小学录取,决定带们全家去一趟厂甸儿和琉璃厂。一是为我置办一些学习用具,什么大楷毛笔、墨水、墨盒等。他自己也想买一些画笔、水彩和画纸。另外,据说厂甸儿是阴历腊月到正月期间最好玩的去处。而琉璃厂是文人雅士流连的所在,那里有古董、古书、名人书法、画作、文房四宝等。著名的老字号有荣宝斋、一得阁、胡开文等。
      说起厂甸儿,一般老百姓最为津津乐道的是北平小吃:切糕、豆腐脑、炸糕、灌肠、艾窝窝、驴打滚、茶汤、面茶、暴肚、豆汁儿等满汉小吃,个个都是名牌老店(其实都是摊贩),都有家传独家绝活。对孩子们来说,去厂甸儿,可是一件大事呀。不仅能吃好吃的,还可以看到好多好玩儿的。抖空竹、吹糖人、耍三节棍,顶大幡、耍叉、还有大糖葫芦,有的是一圈圈斜挎在肩上,有的是一长串,足有两三尺长,外面裹著糖稀(学名麦芽糖)。还有说相声的,唱大鼓的,唱京戏的,算命的,卖耗子药的。大家都在唱着,吆喝着,跻身其间,都不知道该看什么,听什么,吃什么了。恨不得有四只眼睛,六只耳朵,八张嘴了。逛一次厂甸儿,那可是一个孩子终生难忘的大事呀,时不时会在梦中出现而乐得心花怒放呢!
  那天,阳光充足,春风拂面。因为已是“七九”时分。民谚中有道“七九河开,八九雁来。九九加一九耕牛满地走”。先是在厂甸儿逛了一阵。我要买空竹,弟弟要买糖人儿,可是他后来又改口说要买大糖葫芦。妈妈一一满足了我们的要求。我们一边听着相声,一边又挤到摔跤的圈子里,正看得惊心动魄,这时,妈妈叫我们俩去吃豌豆黄和艾窝窝,还喝了茶汤。心满意足了,父亲就说“不早了,该去琉璃厂买文具了。”依依不舍地离开厂甸儿,妈妈说明年过年还会再来。
      到了琉璃厂,满街都是古玩店,书画店和卖文房四宝的文具店。父亲领我们进了“一得阁”。那里的伙计,见我们进来,就热情地招呼。连问父亲“先生要选些什么?小少爷要开学了,要准备些文具吗?咱们一得阁的货色齐全,质量上乘啊!”父亲看了几种毛笔。有写小楷的“蝇头小楷”“刚柔相济”写中楷的“七紫三羊”“羊狼兼毫”。就说“先来两支羊狼兼毫吧。”伙计忙说:“您行家,小少爷刚学字,还是羊狼混合的合手。”妈妈忙问,“你们也卖红模子本吗?”伙计答:“从前不卖,后来大人买完纸笔墨砚,都会顺便给孩子买些适合他们写字练习的材料。不仅有红模子,还卖一些练字用的字帖。赵孟頫的,柳公权的,颜真卿的都有”。妈妈说:“那就拿一本《柳公权玄秘塔》吧。我们念小学时,老师就给我们推荐柳公权,挺拔、隽秀。”可父亲坚持说:“还是颜真卿颜鲁公的字好,端庄、饱满、厚重。”这时伙计机灵,接茬说“我建议两本都给您包上。”但见爸妈两人都露出了笑容,想来这才是做生意的本事。母亲是师范专科毕业的,外祖父也是一位教员。她知道孩子学毛笔字什么时候用什么字帖好。买了一得阁的毛笔、墨汁、墨盒和一刀宣纸。因为父亲闲下来时会画水墨画。我知道父亲的西洋水彩画得不错。因为我们在昂昂溪时,父亲夏天带我门到溪水旁野餐、游泳。他就带上画架,画水彩写生。很多白俄都围着看,连连称赞。爸爸是位全才,功课在校时一直名列前茅,音乐才能也出类拔萃,什么笙管笛箫,胡琴、二胡等都信手拿来。至于说他的素描和西洋水彩,也都很见功底。
      回家后,妈妈忙着去做晚饭,父亲就一面摆弄刚买回的笔墨纸砚,一面给我和弟弟讲起中国的文房四宝。父亲说“纸笔墨砚是中国先人的发明和创造。中国文人最讲究用湖笔、徽墨、宣纸、端砚。这些地方在制造纸笔墨砚方面都有登峰造极的技术,获得世世代代的称道和赞誉。”
  摊开字帖时,弟弟突然说,“这纸怎么是黑的?”我也接茬说“是呀,怎么是黑纸白字呢?”父亲笑著给了答案:“因为字帖,是把刻在石碑上的名人字迹,用拓碑的方法拓下来的。”于是父亲又给我们讲起拓碑的方法和过程。看我们似懂非懂的样子,他说,“等你们将来长大了,可以去山东曲阜孔庙的碑林或者去西安的碑林,可以看到。那些刻有名人笔迹的石碑,都被人拓过千百次了。除了有商人把这些拓片大量印刷,编成书法范本在书店或文具店里出售外,你在碑林里也可买到单张的拓片呢。”
  1998年,我们借回国的机会,去了趟古都西安。当然不会忘记到西安碑林博物馆,在那里我们目睹了拓碑的全过程,叹为观止。我们还挑选了十几页拓片带回纽约。这项绝妙技艺真应当申报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呐!

  ──201749发表于《侨报》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Copyright ©2017 ny.usqiaobao.com All Right Reserved.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侨报纽约网立场,禁止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