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侨报纽约博客 返回首页

陈九的个人空间 http://blog.ny.uschinapress.com/?29273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纽约客闲话之浅酒微醉:北京出租司机的传说

已有 575 次阅读8-17-2017 01:45 PM |系统分类:博文杂谈

文/陈九
    北京“改革开放”以来始终有道风景线:出租司机特能侃。
     嚯,那不是一般能侃,天下事没他们不知道的。从刘伯温建北京城,我跟您说大哥,知道北新桥那眼井吗,带个大锁链子,知道下边锁着谁吗?谁啊?龙王爷的七太子!过去北京常发大水,都是这个七太子闹的。刘伯温叫潭柘寺的和尚念了七七四十九天经说服了七太子,把他锁在井下,这才保北京城六百年平安。真的?您一看就是外面回来的吧,蒙不了我,喷得是Polo男用香水,美国白领最爱,没错吧?哟,你去过美国呀?什么叫去过呀,您把“呀”字去喽,美国不有个星巴克咖啡吗?有。知道哪起得家?哪啊?纽约时报广场路北喽,一家小门脸儿愣开成世界连锁,连紫禁城都有星巴克现在,就不知皇上老儿爱不爱喝?
  当时我正关心美国大选,手里攥一份酒店发的英文报纸。哟,您还识洋文?识不好瞎识。我连忙答道。别介啊,识洋文好事呀,您就说这美国大选,全靠撒银子,民主还是钱主啊?有这些银子给老百姓干什么不成?我们街坊姚大妈的二小子才十八,跟同学摔跤叫板,结果半拉身子不能动了。哟,半身不遂?不是半身不遂,绝不是半身不遂,他得的这叫“侧索神经硬化症”。厕所?什么厕所啊,还茅房呢,侧面的侧,说了您也不懂,听说过“冰冻人”吗?听说过。哎对,这就是冰冻人的学名。现在就差钱了,姚大妈吃低保没钱看病,把希拉里选举的钱给姚大妈匀点儿不齐活了?
  听得我服气,难怪前有曹霑后有老舍,北京是出故事的地方。
  可这次回国情况有变。过去是司机找我聊,去哪您?铁一号。哟,大清海军部,这地儿我熟啊,知道姜文吗,哎对,当年他拍《阳光灿烂的日子》还有我一镜头呢。但这次不同,我想找司机聊天儿人家愣爱搭不理。您去啥地方?我一听不对啊,啥地方?不像北京话呀。我说铁一号。啥号,哪一号?好么,还哪一号,八宝山一号我敢去吗?最后掰扯半天,铁一号,张自忠路,十条,平安大街,明白了吧?人家司机反倒不乐意了,十条奏十条你咋非说上一号?把我怼得哟,我什么时候说上一号了?你知道上一号什么意思,那是上厕所。结果一路无话。也不全是,司机跟我无话,自己却嘚啵了一路,冲着手机跟他老乡聊大天儿,到啥地方了?六里桥。拉多少了?二百来块钱吧。啥时候回家啊,麦子说话就熟了,这两天千万别下雨,要不奏沤地里了,李寡妇家你还常去啊?都说她爷们儿压根儿奏没死,跑外边躲债去了,想上她你留点神,家伙事儿别让人家给剁喽。
  我听得正入神,尤其李寡妇这段儿。没想到司机一脚刹车,师傅你奏这下吧,前边不让掉头,扣六分还罚二百,我给你往边上再靠靠行不?不由让我一声轻叹。北京在飞速变化,变化过快不光创造财富,也恍惚着记忆,好像一切都是传说。
  比如上面那位“七太子”的出租司机。(2017年8月6日)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Copyright ©2017 ny.usqiaobao.com All Right Reserved.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侨报纽约网立场,禁止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