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侨报纽约博客 返回首页

无穷江月的个人空间 http://blog.ny.uschinapress.com/?29271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纽约客闲话之美国故事:复活

已有 28 次阅读7-12-2018 03:14 PM |系统分类:博文杂谈

  
  文/蔡维忠
  得州达拉斯的病理科医生贝克·韦德斯患有严重的抑郁症。他逃避病魔的办法是登山,把体力耗尽,换取精神上的解脱。1996年,他即将50岁时,已经积累了8年的登山经历了。他决定要登上珠穆朗玛峰。这是终极挑战,也是终极逃避。这几年来,他对妻子和一对儿女不闻不问,家人形如路人。妻子碧琪决定等他回来后就和他离婚。
  1996年4月10日晚,3个登山队的30几名登山员从7900米高的4号营地出发,开始向峰顶攀登。在8400多米的高处,离峰顶还有487米处,恶劣的高山条件使得韦德斯几乎失明,不能再往上攀登了。领队罗伯·霍尔让他留在原地,等他们返回时把他带下来。当一部分登山员于第二天登上峰顶后,天气突变,风暴来临。由于风暴来得猛烈,撤退变得非常艰难。霍尔利用无线电和怀孕的妻子通了话,告诉她:“好好睡觉,宝贝,不用太担心。”再也走不下来了。韦德斯进入低温昏迷状态,躺在雪中,动弹不得。第二天早上,当风暴停止后,一个随队医生上来检查,发现他处于低温昏迷,认为已无法救活,独自回到营地。
  韦德斯在雪中躺了15小时,氧气已用完,肢体已被冻僵,脑子失去了活力。然后,奇迹发生了,他在下午竟然恢复了知觉。他想起了妻子、儿子和女儿。这几个被他从心上摒弃了好几年的人,现在占据了他的全部意识。他觉得不能就这样死去。还有一个小时太阳就要下山了,他的生命也就要结束了。他利用这个最后的机会挣扎站起来,用那几乎看不见的眼睛,用那冻僵成木棍一样的脚,跌倒滑倒,奇迹般地撞入4号营地的帐篷,让随队医生和队友们大吃一惊。他的鼻子如木炭般全黑了,脸上黑了好几块;黑色是坏死的颜色,无可救药。整个手煞白,煞白将不可逆转变成黑色,也无可救药。
  经历了又一夜的风暴后,他被吹出帐篷,吹出睡袋。他又一次躺在雪地里,又一次大难不死。在几个队友的引导下,他走到6000米高的2号营地。以他的身体条件,再往下走是不可能了。
  妻子碧琪先是被告知他已经死了,后来被告知他将要死了。她没有放弃,四处打听营救的方法。她的呼吁和其他人的努力打动了一个尼泊尔军队飞行员,奇迹般地飞到从来没人降落过的6000米高处,把韦德斯和另一位受伤的登山员救下来。
  这次灾难中,30几个登山运动员中有8人死亡,韦德斯算是死去了又复活。回来以后,他经历了肢体的脱胎换骨——八次手术,右手截掉,左手剩下两个指头,鼻子重装。同时他经历了心灵的脱胎换骨,摆脱死神的噩梦。他还是到医院里当医生,大部分空余时间和妻子碧琪呆在一起。儿子和女儿都住在附近,经常见面。他回到了家里,他有了真正的家。
  20年过去了,韦德斯回首往事,感慨万分,是珠穆朗玛峰给了他全新的生命。他说:“如果不能从死亡的边缘学到一点东西,就太迟钝了。”
  他对那一次经历无怨无悔。他说:“如果我明知灾难会发生——尽管如此艰难,如此痛苦,我会毫不犹豫地再经历一次。我虽然失去了部分躯体,但找回了婚姻,找回了与子女的亲情。那次经历迫使我重新思考在剩下的生命中怎么度过。我所得到的比我失去的要多得多。”(2018年6月17日)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Copyright ©2018 ny.uschinapress.com All Right Reserved.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侨报纽约网立场,禁止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