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侨报纽约博客 返回首页

无穷江月的个人空间 http://blog.ny.uschinapress.com/?29271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纽约客闲话之美国故事:医药哥的沉沦

已有 119 次阅读5-17-2018 05:11 PM |系统分类:博文杂谈

  
  文/蔡维忠
  马丁·施克莱里生长于纽约布鲁克林一个劳工家庭,从小受父母虐待,在孤独中长大,却在三十出头就把事业做得风生水起,当着两家医药公司和两家对冲基金投资公司的老总。2015年,他将抗寄生虫药达拉匹林的价格从每片13.5美元猛涨到750美元,涨幅是55倍。此举引起全国哗然,他一夜之间成了美国最受憎恨的人。媒体送给他一个外号,叫医药哥。如今哥的称呼贬值了,被称哥大多不是好事。
  医药哥认定自己的所作所为完全合法,有恃无恐,继续高调张扬。他上电视声称,药价还可以涨得更高,取得更高利润。这个药市场小,其他公司不愿意介入,给了他一个任意涨价的机会。涨价确实是合法的,只是他似乎喜欢犯众怒。
  犯众怒的后果很严重。政府盯上了医药哥,国会传票要他作证,检察官要起诉他。
  众议院传他去作证,就药价做出说明,他则引用宪法第五修正案不自证有罪条款,拒绝回答任何问题。拒绝回答问题是他的宪法权利,议员们拿他没辙。他则对议员们不时咧嘴一笑。这种笑不是友好的表示,而是带有某种轻蔑不敬之意。他还在卡明斯众议员讲话时扭过头去,众议员只好停下来问他是否在听。
  检察官指控他犯证券欺诈罪。这与提升药价没有直接关系,提升药价只是提醒了政府对他注意,查他是否在其他地方违法,果然给查出来了。据指控,他把钱从一家公司转到另一家公司,造成盈利的假象,骗得投资者投资。检察官指控他犯了八项罪,陪审团在2017年判他三项有罪,五项无罪。五胜三输,他手舞足蹈,高调宣称取得了胜利。他说:“面临不用坐牢或很少刑期,我敢直面政府而无所畏惧,我什么事都可以做。”后来又说,即使坐牢一年半载,也是让人兴奋的事儿。
  兴奋不兴奋,只是说说,医药哥可不愿呆在监狱里。在等待判刑期间,他交了500万美元保释金,获得自由。他似乎忘记这只是暂时的自由,竟然在网上发帖悬赏5000美元,鼓励人在希拉里签书时抓她一把头发。第二天,他赶紧发声明澄清:“这只是滑稽幽默,不是鼓励对一个优秀的公仆实行暴力。”是不是幽默,只有他知道,但希拉里在他眼里从来不是优秀的公仆。她曾对他猛涨药价大加抨击,并宣称要对整个医药界控制药价,而他曾多次对她出言不逊。声明没起作用,法官据此认定他是危险人物,取消保释,将他关进监狱。
  医药哥如此张扬,只会让人更加愤怒,不利他取得减刑。连他的律师也很尴尬:“有时我想拥抱他,有时我想搧他的脸,因为他说的话让我很难做事。”聪明绝顶的医药哥,是不是在某些方面与现实严重脱节?他的处事方式既有害于公众,也不利于自己,难道不懂得权衡利害,收敛些许?
  医药哥终于懂得收敛了。检察官要求判他15年,这个和他想象的不坐牢或只坐一年半载比,还是满可怕的惩罚。到了临判刑前,他突然判若两人,在法庭上对法官表示悔过。他对法官表示:“我以可耻的行为毁掉马丁?施克莱里。这是我的错。”他的律师则要求法官从轻发落,只判一年到一年半。
  求情是不是有点迟了?法官承认他的悔过似乎诚恳,但是认定他犯的罪很严重,判他7年徒刑,没收财产700多万美元。7年还是满漫长的,医药哥这次不再兴奋了。(2018年4月29日)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Copyright ©2018 ny.uschinapress.com All Right Reserved.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侨报纽约网立场,禁止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   

返回顶部